图片 5
www.4166.com

封面报道丨医警跑者守护马拉松赛手

图片 1

4月29日,随北京医师跑团助力第十三届全运会天津马拉松的吴舟桥,本来只打算跑个半程马拉松就收工的,结果一不小心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

图片 2

迎接3.15,武汉卓越跑团开展了全民健身、合理消费的主题跑,突出健康跑步,这种爱就像跑步一样,每次一小步,随着时间的推移,步数越来越多,爱也越来越多!加入这个有爱的大家庭的成员也越来越多!

在这场比赛的41km处,吴舟桥和团友遇到了一个腿部抽筋的参赛者,在迅速帮他舒缓肌肉,判断生命体征平稳后,这位已经不年轻的老年跑者想要继续完成比赛,吴舟桥和团友就一起扛着他走完了最后一公里,三人一起撞线完赛。吴舟桥说:“想想医生之于病人,不就是帮助他,和他一起经历他生命中的一段旅程吗?”

Rise-Running参加成都首届半马。

图片 3

风景线和安全线

下周六,美丽的山城重庆将以春天的姿态,迎来一次全世界跑者的聚会,成都的跑友不会错过身边的大派对,将有近千名跑友参赛。跑步,不一定都要追求成绩,跑马,很多时候是对自我的磨难,也是对自我的表达。阿迪达斯携手华西都市报、成都最年轻的时尚跑团Rise-running等全城跑友,共同出击,全倾全力,我们要表达出成都的声音。这是一群奇怪的“夜间动物”,他们喜欢穿着酷炫的跑步装备,蹦跶在光怪陆离的城市夜色里。在他们眼里,跑步不仅锻炼身体、修炼精神,更是个性和自我的表达。同样的理念,让他们聚合成群,成都最年轻、最时尚的跑团Rise-Running去年8月23日创始,重马开跑前,他们已有超过200名成员。诞生,小伙伴的夜跑奇想赵一田、夏铭、夏杨,三个“85后”小伙伴是大学同学,读书时,其实并没有太多共同点,只不过都喜欢运动。去年春天,夏铭开始孤独的夜跑,半年时间进步挺大,但总觉得缺点什么。偶然的一次聊天,他的身边多了赵一田和夏杨。“我当时一千米都跑不完,他可以跑三四公里,我觉得这事儿还有点儿意思。”夜跑对于夏杨,感觉很新奇。夜跑成为三人的“新宠”后,他们同时有了一个奇想——成立一个跑步俱乐部,很快,“Rise-Running”诞生了。“取这个名字,是代表崛起,我们本身就是崛起的‘80后’、‘90后’一代,我们希望Rise带领年轻人,走出网吧、走出酒吧、离开电脑、戒掉香烟,开始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样的简单观念,很快引起同龄人的共鸣,不到半年便聚合了230多人,“大部分是‘80后’和‘90后’,年轻的跑友比较多。”相比成都资深的跑团,这个年轻跑团的大部分跑友都是“菜鸟”,晚上的约跑有1到3公里组、5公里组、10公里组,相比“起价”15公里的跑团,Rise似乎不太专业。“我们本来就不是奔着专业去的,我们只是让大家体会一种积极、正能量的生活方式,形成一种跑步的风尚。”野心,引领独特的跑步风尚“我们跑步前,绝对要喷喷发胶,梳好造型的。”和赵一田一样,夏铭出门前也挺讲究行头,“衣服、裤子和鞋的颜色,还是要简单搭配一下,不能随便乱穿就出门,当然,穿戴的都是跑步的专业装备。”爱上跑步前,夏铭有一个十多年的爱好——收集球鞋,“很喜欢球鞋,也喜欢研究球鞋背后的时尚文化。”Rise-Running成员里,很多跑友都是球鞋爱家,“我们一边聊跑步,一边交流球鞋,还分享一些时尚心得。”球鞋爱家多了,这个跑团的色彩也就多了,想法也多了,“我们考虑融入一些文化的东西,跑步其实可以穿得很帅,也可以很时尚。”夏铭带着小伙伴一起,设计了两款限量版的衣服,在阿迪达斯的跑友分享会上,穿着这款套头衫的Rise成员很显眼。夏铭每年大概去三个国家,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夜跑,“我们也研究了很多国外的跑步文化,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出成都独特的风尚,具体的核心走向,还没有想好,但快乐、健康、时尚、年轻等元素是一定有的。”梦想,是自我表达的舞台刚开始,夏铭和小伙伴并不适应路人的眼光,但到了后来,他们开始习惯并喜欢。“喜欢戴着耳机听歌,在路上挥汗如雨,爱别人看我跑步的眼光,爱跑步路上过往的风景,这是一件很酷很炫很潮的事,也是我第一次认真热爱一项运动。”赵一田说,自己的跑步装备,和自己的生活方式,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性格,是自我的一种表达。“我觉得跑步的本质是,让我们明白了生活需要坚持。”夏杨说,制定跑步计划、然后尽全力去完成,这个过程是跑步最吸引
人 的 地 方
,“跑步后,我很少做一件事半途而废,我觉得跑马和跑步的经历,带给我一种持之以恒、必须完成的信念,而这也是我的生活态度。”夏铭说,“自己的理想不仅仅是一个跑步俱乐部,更是一个通过跑步搭建的舞台,一个以运动、时尚为名义的舞台,大家能在这里,表现自我,表达自己。”即将开战的重马,是Rise跑团第一次集体亮相,也是许多跑友的“首马”:“我们一三五晚上跑步训练,现在为了备战,周六早上还有户外拉练和力量训练。”这当然不是一个只会耍帅的跑团,亮相重马,他们会穿得帅帅地圆满过关。
华西都市报记者陈甘露

现在的天气越来越好,新华体育馆操场上面的人也越来越多,春暖花开的季节,人们的心情也是格外舒服,带着自己的家人出来散散步或者跑跑步,也是一种不一样的生活体验,两个人聊聊天,促进感情。卓越跑团的成员都是来自不同地方,大家都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健康阳光的跑步。

在这场第一次有大众选手参与的全运会中,北京医师跑团共派出100名医师跑者,按配速分成10组,一路救助大伤小痛200余人次,他们的白衣再次成为马拉松赛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和安全线。

图片 4

除了医师跑团,马拉松赛场上还有另外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和安全线——警察跑团。这个团队包括来自公安、司法、交通、安全等多部门多警种的跑步爱好者。他们在参与跑步健身的同时,还发挥着维持赛场治安的作用,成为马拉松赛场上的流动治安管理站。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每个人的维权意识在提高,从我提升,从我做起,团结起来,共同营造良好的消费者消费环境。拒绝假货,从我做起!

“医者仁心,健康随行。”是北京医师跑团的口号。为了在参赛过程中保存体力救助伤病,这群热爱跑步的医师跑者选择比自己平时速度慢30分钟左右配速,放弃追求比赛成绩。

图片 5

续学虎作为警察跑团的一员,主要负责跑团日常赛事训练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其实并不枯燥,只有参与其中,才能体会到跑步的快乐!”爱上跑步后的他,身体的很多亚健康症状迅速消失,体重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我们的团员有300多人,由于工作性质,我们每一次参赛或日常训练,都无法做到全员参与。”

本期特写人物感言:这个世界上有一件事总是让我痛并快乐着,那就是跑步,我体会着它给我的痛苦和喜悦,两者都让我如此的刻骨铭心,所以我有一些对跑步的体会和心得:一,一定要坚持,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难;二,努力减肥,过上更健康的生活;三注意饮食,病从口入,所以平时要注意文明的饮食习惯,最后我还想说,不要虐待自己,运动不等于虐待自己,这点要清楚噢!最后祝跑团的成员们身体越来越棒!

“一旦赛场出现突发状况,比如冲撞赛道,或是参赛者突发伤病,我们的团员会停下来,引导参赛者并帮助维持赛场秩序。”续学虎说。

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次与北京医师跑团的联合训练中,一名正在公园跑步健身的民众突然倒地,医师跑团的团员马上进行急救,而警察跑团的团员则主动承担起了现场秩序维护和人员疏导工作。

自律宽容 健康奔跑

医师跑者大多来自北京市的各大三甲医院,具有执业医师资格,他们不但组成了马拉松赛场上的流动医疗急救站,还一直在开展路跑运动的健康宣传,普及健康跑步知识。

最近,北京医师跑团还发布了跑步科普漫画书,免费发放给跑友。这本漫画书的创作团队集结了医生里面最会画画的,医生里面最会写科普文章的和医生里面最会跑步的,谈到发布这本漫画书的初衷,北京医师跑团团长朱希山说:“愿我们能够带动更多的人,一起健康、安全、快乐地奔跑!”

医师跑团和警察跑团因他们的职业特性在马拉松赛场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他们也因这份责任感而快乐奔跑着。虽然都是自发组成的团体,但是他们有严格的准入机制,必须具备执业医师资格和必须是现役警官身份。

在北京,有很多跑团,他们是由跑步爱好者自发成立的组织,初衷是希望借助团队的力量互相鼓励、彼此督促。“快乐跑团”是北京万千跑团中的一个。几乎每天“快乐跑团”都会在不同的训练场地组织团员活动。团长赵福明说:“我们的团员越来越多,但大多数人对健康跑步知之甚少。”成立以来,“快乐跑团”多次邀请体育专家义务为跑团成员培训健康跑步知识、制定健康跑步计划。

在第一次由中国田协认证的“中国十佳跑团”评选中,北京医师跑团不负众望,从参选的2000个跑团中通过大众投票脱颖而出,最终成功晋级全国十佳。在颁奖典礼上,朱希山代表十佳跑团宣读了《自律宽容
健康奔跑》的告全国跑友倡议书。

近年来,中国马拉松呈井喷式发展,参与者越来越多,跑团越来越多,比赛场次越来越多,而大众跑者在跑步过程中的专业化、科学化意愿也越来越强。

与去年第一次来波士顿参赛提前10天抵达不同的是,谭杰今年只提前了一天半。波士顿马拉松是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赛事之一,以严格的速度门槛着称,报名参赛者需满足苛刻的报名条件。

参加过两次波马的谭杰是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官方杂志的出版人,被跑友们奉为大咖。4月7日,谭杰以3小时27分46秒的成绩完赛波马,虽然前半程谭杰一直在按照目标执行科学的配速,但是半程之后,掉速还是提前到来,没有完成预定目标。他并不沮丧,并决定2018年再战。从2012年开始,谭杰跑过很多场马拉松,“跑步具有一种滚雪球效应。可以带动周围更多的人,不仅仅是马拉松,5公里、10公里这样的比赛,参与的人也已经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多的跑者已经意识到科学奔跑、健康奔跑、快乐奔跑的重要性。”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