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
中医中药

大师风范,针灸巨擘–王雪苔教授(组图)——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鲁之俊(1911-1999),江西黎川人。1933年毕业于北平陆军军医学校。1939年赴延安参加革命,专长外科。1945年学习中医针灸,并编有《针灸讲义》,此讲义经修改后,1950年正式出版书名为《新编针灸学》。1955年中医研究院在北京成立时,为第一任院长。

图片 1

人物简介

在抗日战争中,他率先响应毛主席的“要团结西医发挥中医作用”的号召主动拜老中医为师,学习和应用针灸学。解放战争中,他亲自向刘邓大军纵队卫生领导干部传授针灸治疗技术,并组织培训旅、团卫生干部直致连队卫生员,使针灸治疗常见病、时令病的技术迅速推广。
20世纪
80年代为争取中国传统医学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维护国际上众多针灸医学组织的团结与协作,他与国内外针灸界共同努力。成立了由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多个团体会员组成的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他被推选为该学会的终身名誉主席。

                                                                                                                  

王雪苔,曾用名王政和,男,1925年生,辽宁省义县人。研究员。1944-1948年就读于锦州医学院于沈阳医学院。毕业后在华北卫生学校任教,开始研究针灸学术,后又系统学习了中医。历任华北人民医院针灸科负责人、针灸疗法实验所教研组长、中医研究院编审室副主任、文献及历史研究室负责人、针灸研究所所长、中国中医研究院副院长。现任中国中医研究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间中医药协会理事长、中国针灸学会副会长、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前任主席、国家攀登计划“经络的研究”项目顾问等职。是中国针灸学会、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北京针灸骨伤学院的主要发起创建人之一。
在针灸学领域,对经络、穴位都有所研究,尤其重视应用灸法治疗疾病,对古代灸法做了大量的发掘整理工作。亲手鉴别过中国中医研究院收藏的7000余种中医线装书,还主持编写《汉语主题词表》的中医药部分,该词表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在医学史领域,重视实物资料与历史文献相结合,对针灸医学史、中医图历史有较深的研究。主要著作,包括主编的著作,有《针灸学手册》、《中国针灸荟萃》、《中国针灸大会》、《中国医学百科全书·针灸学》、《针灸学辞典》、《针灸史图录》、《针灸史提纲》、《中国当代针灸名家医案》等。

    图片 2

 一、生平

图片 3

鲁之俊像

鲁之俊(公元1911—1999年),江西新城(今黎川)人。1933年毕业于北平陆军军医学校医科,抗战时期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院长,并在该院开设针灸专科。曾任延安中国医科大学教授,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晋冀鲁豫军区卫生部第一副部长。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广西军医院军医、广东军医总院主任军医。建国后,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部副部长,西南行政委员会卫生局局长。负责创办了中医研究院,曾任卫生部中医研究院院长、名誉院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世界针灸联合会筹委会执行主席。

翻开中国针灸发展史,历朝历代不少针灸临床名家,不乏针灸名著作者,正是他们的奉献构成了医学史发展的轨迹,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学术遗产当时代进入到20世纪下半叶,当世界再一次需要了解中国传统医学,将目光注意到非药物疗法时,仅仅是临床名家已不能统领针灸界的千军万马,仅仅是名著写家也缺少那种大气磅礴的力量。针灸界呼唤着统帅,时代需要大师的产生。于是,我们看到,伴随着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国内针灸界的每一个重大事件都与一个名字紧密相连,每一步重要发展都与一个人密切相关,他就是现任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终身名誉主席、中国针灸学会高级顾问、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的王雪苔教授。

    图片 4图片 5

二、主要著作

王雪苔教授1925年12月21日出生于辽宁省义县一个带有浓厚中医氛围的家庭,幼年受到的影响,使他对中国传统医学怀有深厚的不解之缘。1948年从国立沈阳医学院西医学本科毕业之后,他来到解放区工作,没有接受到白求恩医科大学任教的邀请,毅然选择了前往地处农村的华北卫生学校协助时任华北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兼华北卫生学校校长的著名针灸学家朱琏同志编著《新针灸学》从此,中国医学界少了一位西医专家,却多了一位为传统医学擎旗呐喊之人。

     《新编针灸学》  邓小平同志为《新编针灸学》题词

图片 6

图片 7

《新编针灸学》

1 站在历史发展的潮头,参与创造现代针灸发展史上的多个第一

《新编针灸学》是作者在解放战争时期部队学习针灸的讲稿编成,鲁氏考虑到当时边区的实际情况,编写了针灸学讲义,作为培养战地医生医术的讲稿,多次油印、石印、铜印发给学员学习。该书包括针灸效能及其理由、有显著疗效的疾病、学习针灸应注意的事情、针灸医术的具体操作方法、刺激点的部位和作用、一些常见病刺激点的选择和尚待研究的问题等共十一个部分。本书中还有某纵队挺进中原时一万余人接受针灸治疗的统计,这是当时一份鲜见的病案资料统计,客观反映出当时边区使用针灸治病的实际情况。这部讲义经过修改,在1950年正式出版,书名为《新编针灸学》。

20世纪50年代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百废待兴由于鲁之俊等人的积极倡导,针灸疗法在延安时期解放战争中就为保障部队的战斗力发挥了重要作用。因而,新生的革命政府对中医乃至针灸疗法都持有积极的扶持态度。1949年北京和平解放之后华北卫生学校迁至北京,王雪苔协助朱琏创建了直属于中央政府的第一所有关中医的研究所——针灸疗法实验所,这个实验所就是现在的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的前身。之所以取名“实验所”,是与王雪苔和朱琏当时均主张以“现代西方医学理论特别是神经学说作为针灸的理论基础”的学术观点分不开的。但是当王雪苔接触了不少针灸名家,用较多的精力研究古今针灸文献、读了不少中医典籍时,他的学术观点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从立足于西医转变到立足于中医,这个转变成为其今后学术思想升华的契机。

三、对针灸的贡献

20世纪70年代末,历时10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使中国又进入了一个百废待兴的时期。尽管由于针灸疗法的特殊性在“文革”中得到了大力提倡,但是其使用的无序和泛化在今天看来明显的留下了发展的隐患。1979年,乘筹建中华全国中医学会之便,王雪苔亲自组建了中华全国中医学会针灸专业委员会(对外名为全国针灸学会),被选为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鲁之俊任主任委员。为使针灸学科能得到更大地发展,又于1985年力争将针灸专业委员会升格为国家一级学会,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针灸学会”,王雪苔被选为副会长,主持常务工作。把针灸学会升格为国家一级学会,至今在中华中医药学会的二级专业委员会中还很少见。这是建立在对针灸学发展趋势有着极为透彻了解的基础之上,具有极大的胆识与魄力才能做到的。从当前针灸已经成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潮头来看,当初的这一步,绝对具有战略意义。

鲁之俊在延安时期即从事针灸、中医药的研究、推广工作。20世纪80年代,为争取中医药学、针灸学在世界各国的合法地位,为维护国际上众多针灸医学组织的团结,他不顾年事已高,辛勤出访,做了大量工作。在我国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支持下,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多个团体会员组成的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终于1987年在北京成立。鲁之俊被全体执委一致推选为终身名誉主席。

在中医发展史上,官方的医学教育始于南北朝时期,将针灸与其他医科分而教之是在唐代。现代针灸教育发展的源头则来自20世纪50年代初在北京举办的“全国医学院校高级针灸师资培训班”。这个主要由朱琏和王雪苔承担讲课任务的、由中央卫生部抽调全国各地医学院校以讲师或主治医师为主的医疗教学人员参加的学习班,培养了一大批针灸临床与教学人员。学成之后,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在各自医学院校开展了针灸教学工作,其中不少人后来成为全国有名的针灸专家或教授。如黑龙江中医药研究院的张缙教授、北京医学院的谢竹蕃教授。这个培训班为后来针灸学科的迅猛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上个世纪80年代初,各中医学院纷纷成立针灸系或针灸推拿系。有感于邻国日本已经有了针灸大学,作为针灸发源地的中国却没有一所正规的针灸专业高等教育机构,王雪苔在鲁之俊会长的支持下,联合针灸界部分知名专家,呼吁创建一所针灸学院。几经周折,这个倡议陆续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批准和支持,于1984年春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成立了北京针灸学院筹备处,王雪苔作为中国中医研究院副院长,分管筹备处的工作。为创建针灸学院,他亲自起草文件,协调各种关系,倾注了极大的心血。1986年北京针灸学院正式成立,当年夏季招收了首届针灸专业本科大学生,学制五年。后因教育部有关规定,1988年增加了中医骨伤专业,改名为北京针灸骨伤学院。这所有史以来我国的第一所针灸高等教育的专科大学,虽然在2000年夏被并入北京中医药大学,但是,当后人再提起这段历史的时候,曾经有过的这个学院无疑是我国现代针灸教育史上值得书写的一笔。

图片 8

图片 9

   
1956年秋,鲁之俊随中国教育代表团访问越南民主共和国,在河内受到胡志明主席接见。

创办一本针灸界自己的期刊,这是现代针灸学者们的共同心愿并为之奋斗不止。1933~1937年,由承淡安创办的《针灸杂志》,共出版了36期;1944~1947年杨医亚、马继兴创办的《中国针灸学》杂志,共出版了4期;解放后,还有《中南针灸》《现代针灸》等杂志,惜寿命都不长。1966年中国中医研究院也曾出版过《针灸杂志》,是借用了《中医杂志》的编辑力量和版号出刊的,但只出了3期就因“文化革命”而夭折。70年代末,在已故前中医研究院院长、首任中国针灸学会会长鲁之俊的大力支持下,王雪苔开始为创办一本高水平的针灸杂志而努力。他亲自制定了“提高为主,兼顾普及,丰富多彩,实事求是”的办刊宗旨,确定了办刊目的是“既要能反映我国的针灸学术水平,又要适合全国广大医务工作者学习和提高的需要”,提出办刊原则是“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持理论联系实际,认真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充分发扬学术民主,提倡不同学术观点的学者之间进行自由讨论”。他精心规划着编辑班子的配备、明确挂靠单位与领导关系、稿件来源、刊期,甚至版面形式、刊物名称、各部分内容比例等都经过认真思考和反复研究而确定。杂志定名《中国针灸》,既表明了身份地位,又涵盖了整个学科的内容,且又琅琅上口,易叫好记。正是由于制定了恰当的办刊宗旨和任务,《中国针灸》杂志创办25年来,一直得到针灸界广大同仁的欢迎和爱护,已经成为反映我国针灸临床与科研水平的重要学术窗口。

图片 10

在现代针灸发展史上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的创建。针灸从公元6世纪就走出了国门,但要联合世界各国的针灸医学工作者共同研究和发展针灸,却是到了现代才能憧憬。上个世纪80年代,世界上就已经有了多个国际性针灸组织,其中创办较早、影响较大的有法国针灸学者R.de.La2Fuye发起成立的“国际针灸协会”,奥地利JohannesBischko教授发起成立的“国际针灸及相关技术医学会”,以及法国针灸医生阮文仪等发起的“世界针灸医生及针灸学会科学联盟”。“国际针灸协会”在1965~1985年召开了八次世界针大会,中国仅仅是派代表出席了第六、七、八次会议。在当时国际针灸发展的潮流中,中国并没有站到她应有的位置上,这与针灸发源地的身份实不相称。实际上多数国际针灸专家也认为,中国如能介入进来必将会对针灸学术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1965年第一届世界针灸大会召开时,保留了我国的席位和报告时间就说明了这一点。出于强烈的历史责任感,王雪苔在1984~1987年间,以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筹备委员会秘书长的身份具体主持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的创建工作。他广泛联络各国针灸界知名人士,起草了各种文件。其间,为了保证该学会的领导权掌握在中国,同时还要维护国际针灸界的团结,经过了多少艰难地谈判和协调,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1987年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终于在北京宣告成立。成立之初就联合了覆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5个针灸学术组织,有近4万名成员。在随即召开的世界针联第一届世界针灸学术大会,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名针灸学者出席了会议,人数超过了以往历次国际针灸学术会议。在成立大会上,中国针灸学会会长胡熙明当选为首任针联主席,王雪苔被选为首任秘书长。1990年在法国召开的第二届世界针联学术大会上,由于王雪苔在国际针灸界所具有的名望,他以绝对多的票数被会员大会的代表选为第二届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总部设在中国的国际性学术组织,这在当时我国的所有自然科学学科中是绝无仅有的。她的成立,标志着我国针灸学科先进水平和领导地位在国际针灸界得到了充分的肯定,把20世纪80年代我国针灸事业的发展推向了高潮。

   
1958年第一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毕业典礼,国务院二办副主任张稼夫(右)与鲁之俊(中)为获奖学员颁发证书和奖状。

相关文章: 王孝涛:中药炮制专家 颜德馨:中医走向世界要以现代中药为载体
善鉴别精炮制的中药专家金世元 :别让中医败于中药

图片 11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

   
1966年,鲁之俊(右3)率中国传统医学代表团访问巴基斯坦时代表团成员在卡拉奇机场留影。

图片 12

   
1984年,世界针联筹委会成立大会宴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黄华(右)与鲁之俊在与外宾交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