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医中药

刘绍武

图片 1

刘绍武先生,生于1907年4月3日(农历丁未二月廿一日),山西襄垣人,以毕生之心血创立“三部六病”学说,为我国近代中医学名家。他自幼喜爱文史,上高小时就通览《纲鉴》。因幼年多病,15岁时迷上中医,经数年艰苦钻研,遂有所成,常为周围乡亲诊病,名声渐扬,求医者络绎不绝。
24岁名震上党,为发展中医事业,在长治创办了当地首家医院――友仁医院,附设“友仁中西医学研究社”,意为“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任院长和社长。医社成员多为医生和教师,诊病之余进行中西医学的学术讨论,培养出一批当地名医。《长治市卫生志(1840―1985)》载有:“‘友仁医院’学术风气很浓,……他们互相取长补短,共同学习提高治病本领。……刘绍武,山西省襄垣县人,从医六十载,其自幼读书用功,才华出众,见识过人,医病不分贫贱,青年时期在潞安府一带就很有声望。”1938年日寇侵占长治时,先生毅然关闭医院,同大量爱国人士一样,奔赴大后方西安,参加西安中医学会,参与创编《国医周报》,是600名中医中挑选出的名医之一,在学会门诊轮流坐诊,并主持《心脏病的诊断与治疗》讲座。为抗日救亡之医疗工作,先生辗转于西安与甘肃天水之间,开设友仁诊所,恢复友仁医社,参加医社的十几人均为汇集此地的热爱中医的学者名人。开讲“三部六病”学说,内容以三部六病观点将《伤寒杂病论》进行了“立纲、归类、正误、补缺”,从理、法、方、药诸方面对《伤寒杂病论》进行了系统整理,分为三部分,即《仲景学术观》、《仲景证治观》和《仲景药能观》。此汇集了二十多年医学实践和研究的成果,奠定了“三部六病”学说的基础。先生是以实践检验真理的态度进行实事求是的研究,摒弃以六经解伤寒之空谈,提出“六病辨证”的观点。并且敢于坚持,进而执著发展、完善、传播。现存世的《仲景证治观》手抄本闪烁着他的睿智。抗战胜利后,1946年春,刘绍武先生在太原红市街济华药店坐堂挂牌行医,不久病人云至,轰动太原。
1950年回到长治,《长治卫生大事记》记载:“春,名中医刘绍武在‘同仁诊所’坐堂。”1957年又到太原,先在大仁堂坐堂,后于1959年参加筹备太原市中医研究所并担任研究员。在这里他找到了施展自己才华的天地,成为当时山西的四大名医之一。“文革”期间,刘绍武先生因其创新曾受批判,被冠以“离经叛道”、“割裂经文”之名,诬为“反动学术权威”身心遭受长期折磨。虽身处逆境,但他仍坚持不懈地治病救人,每日诊治各地慕名来诊患者达百人以上,由于操劳过度积劳成疾,患上了高血压病。但他对“三部六病”学说的研究从未间断,甚至在养病期间仍坚持对“三部六病”学说进行研究。人生的转折与学说成熟
改革开放,随着党和政府对科技工作者政策的落实,刘绍武先生也迎来新的春天。他被选为太原市人大常委、市政协委员、市科协委员、山西省中医学会理事。党和政府给予他的崇高荣誉和关怀,使他信心倍增,全身心投入到临床医学和学术的研究中,广泛传播学术和经验。经几十年的磨砺,“三部六病”学说也日益完善,日臻成熟。
1979年,“三部六病”学说近10万字的第一部著作《三部六病》由其弟子郭维峰整理面世。同年,其弟子胡连玺撰写《试论“六经”当为“六病”》在《新中医》发表。
1984年,其子刘惠生与胡连玺又整理了《刘绍武医案选》。1984年,刘绍武先生在山西省经典著作提高班上,再次对“三部六病”学说进行了系统的讲述,共讲42次。讲稿由其弟子宿明良(现北京军区总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于1985年写成第二部《三部六病》,印行两万册,在社会上广泛流传。1985年9月卫生部在成都召开了“联省仲景学术讨论会”,刘绍武先生将该书在大会进行交流,受到了与会者的好评,一些有识之士都认为该学说是中医研究方面的一个新突破。“三部六病”学说的观点被1987年出版的高等中医院校教学参考丛书《伤寒论》所引用:“刘绍武氏认为《伤寒论》辨证的‘六经’当称‘六病’。经络是组成人的一个部分,而‘病’是机体阴阳失调的结果。六经和六病概念不同,六经是生理的,其循行有固定的路线,无病也仍然存在。六病是人为划分证候类型的方法,无病则‘六病’不复存在。经络的病象只出现于其循行部位及其所络属之脏腑。六病之表现常是全身的。经络之阴阳是用以说明人体组织结构之属性,由脏腑之不同及循行体表部位的区别所决定,而六病的阴阳是用以说明疾病的属性。由病势、病位、病体所决定,包括表、里、寒、热、虚、实的内容。因此,六病和六经有本质的区别。”1989年出版的“中医现代化研究丛书”《中医与多学科》有如下评述:“按照系统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可以建立《内经》和《伤寒论》理论的‘三部六病说’。其思想基础是根据一般系统论的原则,把整体划分为表、半表半里、里三个不同的空间,每一部以阴阳不同的病性,划分为六类证候集合群,谓之六病。机体患病的空间位置虽广,但不超过三部;病情变化尽管多种多样,但不越六病。据此便可创立与此相应的理法方药体系,解决目前的中医分科重复多样的问题,充分体现了系统的辨证论治原则,将有利于中医的整理和提高。”20世纪信息科学发展突飞猛进,刘绍武先生深感信息技术对中医发展之重要性。在其指导下,早在1986年其子刘惠生等就研制成功“中医刘绍武三部六病电子计算机诊疗系统”软件。该成果经山西省科委鉴定:“在国内属首创,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获1987年山西省科学进步奖及山西省计算机应用成果一等奖。
1987年10月参加了中国首届人工智能会议大获好评。其后宿明良、郭维峰与总参某部刘海涛等又研制成第二代“老中医刘绍武的医疗经验整理研究及其三部六病综合诊疗系统”,1990年获全军科技进步成果二等奖。新的机遇,新的挑战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各行各业飞速发展,
“三部六病”学说也在不断地充实、完善、发展、提高。
1988年由山西省科委批准成立了山西三部六病中医研究所,1989年在解放军282医院成立了北京军区中医三部六病研究所,1992年海南省卫生厅批准成立了海南三部六病中医研究所,在学术、科研、医疗、剂型改革、新药开发上均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从20世纪70年代起,中药剂型改革成为刘绍武先生关注的问题,这也是关系到中医现代化的一个重要议题。用中药制剂全面代替了患者自己煎药,应用于临床实践,不仅方便了患者,而且为中医中药的实用化、规范化开辟了道路。多次试验新的剂型,如颗粒剂、胶囊剂等,进一步探索中药的实用化、方便化,并对一些方剂作了药理实验,把现代西医的研究方法应用于三部六病的研究。
1996年,芪味糖平胶囊被批准为治疗糖尿病的新药,获国家发明专利,并正式投入生产,这标志着在剂型改革方面已取得突破性的成果。其子刘惠生运用“三部六病”学说的基本观点撰写了《异源同流――医学的解构与重建》专著,于1992年由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对“《三部六病》、《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中医辨证、中医方剂学、中医药物学以及西医内科学、西医药物学等进行了新的分类与归纳,即对医学进行了解构与重建”,对中医继承发展、中医现代化及中西医结合的模式也作了探索。又于2002年撰写并出版了《三部六病精义》对“三部六病”学说作了系统、全面的介绍。
2007年,人民军医出版社又出版发行了《伤寒临床三部六病精义》和《中医临床统一论》两书,这些著作为刘绍武先生的学术思想推广起到积极作用。刘绍武先生同时致力于中医教育事业,为山西中医学院、山西省中医学校及高级西学中班带教,培养弟子数千,有建树者良多。刘绍武先生84岁高龄时,仍念念不忘中医事业向国际发展,1991年率其孙刘东红等10余人前往我国开放之前沿海南发展。成立了海南三部六病中医研究所及中医门诊部,并广泛培养人才。在海南期间,刘绍武先生重点突出协调疗法在慢性病的临床实践上的应用,坚持定证、定方、定疗程的医学道路,并为此建立了相当规模的中药制剂中心。刘绍武先生在海南的事迹被《海南日报》、《华侨商报》进行了多次专题报道。高屋建瓴,高风亮节
“古往今来,学术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应当无古今、无中外、无尔我,以是者为是,以非者为非,永远以先进代替落后。”这是刘绍武先生治学的座右铭。刘绍武先生一生注重哲学研究,其学术思想不仅包括医学,哲学思想也贯穿其整个学说之中,并成为“三部六病”学说的灵魂,其中融中、西、古、今哲学思想为一体。他用精炼的语言把“三部六病”学说哲学思想的来源概括为:“以小宇宙人体观的概念为基础,运用《周易》的哲学范畴,‘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具,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作为医学思辩框架。以周易哲理为先导,结合《伤寒杂病论》及其临证经验为素材,构成三部六病理论体系,其实质内容就是‘依部定证,据证定性,辨性定方,以方定名’的四定规范。”其中“三部”的观念源于中国古代传统的宇宙观,并赋予了新的内涵。“三部”的概念是从结构与功能的关系上恰当地概括人体构成,是“三部六病”学说唯物观的具体体现。“六病”概念是古代传统的“一阴一阳之为道”对立统一法则在疾病分类上的具体应用,是对立统一法则的运用,形成具有高度概括功能的辨证理论依据,成为具有医学指导意义的辨证论治体系。创新是“三部六病”学说的重要特点。“三部六病”学说不仅是刘绍武先生对《伤寒杂病论》的重新解读,也是刘绍武先生在实践中应用《:伤寒杂病论》以后的创新之作。刘绍武先生曾说:“面对现实中浩如烟海的古典医籍,要求我们创立一个古今兼备的理论。……我们要学习鲁迅,将中外知识进行融合,创造具有民族形式、民族风格的艺术,这就是我们开创祖国新医学的道路。”“三部六病”学说是应用现代先进科学理论,吸收祖国传统医学的精华,创造出的具有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的医学理论体系。首先是对《伤寒杂病论》剖析,挖掘出“三部六病”这一精髓概念,并以此为基础,对这一体系进行整理、完善,形成完整的三部六病辨证论治理论体系。其次是融汇新知、演绎创新,提出了整体一局部之辨证协调疗法,其独特的“四脉定证”具有临床的可操作性。现代社会,急性病逐渐减少,慢性病成为常见病和疑难病,西医在治疗这些方面常无好的方法,中医在治疗这些疾病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但需要一套新的指导理论。刘绍武先生提出的协调疗法,以“协调整体,突出局部”及“定证、定方、定疗程、定制剂”为原则,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金钥匙。他曾在《中医药研究杂志》一篇文章中谈到:“人之病病疾多,医之病病道少,……不重视法外之法,方外之方,是谈不上发展的。”协调疗法就是刘绍武先生继承并发展的“法外之法”,以《伤寒杂病论》小柴胡汤“和法”为基础,创立了一系列整体协调方剂,诸如调神汤、调心汤、调胃汤、调肠汤、调肝汤、调肺汤等,构成“三部六病”学说重要组成部分。脉象是中医诊断的重要手段,刘绍武先生在继承传统中医脉诊方法上,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总结出了“四脉”,即上鱼际脉、聚关脉、涩脉和长弦脉,对于临床辨证有着简明、准确的实用价值.对诊断疾病、观察疗效起着指导作用,是对脉诊理论的发展。
1995年宿明良以刘绍武先生脉诊理论为基础研制成功脉象仪,获全军科技成果三等奖,第四代工程化样机“中医专家脉象系统”,已获得了2项国家专利、1项软件版权保护,2004年《脉象图形的数学方法研究》课题被列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刘绍武先生不仅在诊治疾病上有高超的技术,而且还有高尚的医德医风。他以治病救人为己任,药到病除,活人无数,但他从不骄人,更不把高超的医术作为获利的工具。凡感恩赠礼者,一概谢绝,此一规矩,终生不破。他淡泊名利,贱视金钱,以医德为生命。其医德之高尚,令人敬佩。先生生活俭朴,从不追求物质享受,更无烟酒嗜好,室内陈设简陋,除书籍外无任何装饰之物或高档家具。自患高血压后,戒绝肉食钠盐,几十年淡食如一日,于此亦可见其超人的毅力,此也是先生高寿之秘诀。1982年《山西日报》头版头条以《妙手医百病,德高不谋私》,《健康报》以《高风亮节六十载》,《太原日报》以《遵医祖古训怀救苦之心》为题多次对刘绍武先生的医德进行了报道,高度赞扬其高尚医德,行医几十年如一日,未收一次患者的礼品,未吃过患者一次饭,对患者不分高低贵贱一视同仁,成为医德的典范。刘绍武先生的一生是高超医术与高尚医德的完美结合,刘绍武先生的一生是为中医事业奋斗的一生,是执著追求真理的一生,其精神正激励着一批批有志者加入到振兴中医事业行列中来。2004年12月2日,一代医家刘绍武先生于海口病逝,享年98岁。
2005年5月4日弟子百余人亲送骨灰葬于家乡山西省襄垣县十字道村。2005年4月29日.山西省中医药管理局召集省城中医各界人士召开了“刘绍武先生学术思想座谈会。”2005年12月19日,在山西省委、政府和卫生厅等有关领导关怀下,在广大三部六病弟子努力下,山西省中医药学会三部六病专业委员会成立,以告慰刘绍武先生在天之灵。2007年,《名老中医刘绍武三部六病学术思想研究》课题被列入山西省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2007年4月8日,太原市委、太原市卫生局在太原市中医医院隆重举行了“纪念著名老中医刘绍武百年诞辰暨三部六病学说传承大会。”

开奠临床医学基础

刘绍武先生,生于1907年4月3日(农历丁未二月廿一日),山西襄垣人,以毕生之心血创立“三部六病”学说,为我国近代中医学名家。他自幼喜爱文史,上高小时就通览《纲鉴》。因幼年多病,15岁时迷上中医,经数年艰苦钻研,遂有所成,常为周围乡亲诊病,名声渐扬,求医者络绎不绝。
24岁名震上党,为发展中医事业,在长治创办了当地首家医院——友仁医院,附设“友仁中西医学研究社”,意为“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任院长和社长。医社成员多为医生和教师,诊病之余进行中西医学的学术讨论,培养出一批当地名医。

  对临床各科的论导

《长治市卫生志(1840—1985)》载有:“‘友仁医院’学术风气很浓,……他们互相取长补短,共同学习提高治病本领。……刘绍武,山西省襄垣县人,从医六十载,其自幼读书用功,才华出众,见识过人,医病不分贫贱,青年时期在潞安府一带就很有声望。”

《伤寒论》的六经辨证、脏腑经络辨证及理法方药的规律,既适用于外感热病,也适用于内、外、妇、儿及男科等疾病。就其内容而论,包括了心肺,肝胆,脾胃,肾与膀胱,大、小肠、生殖系诸脏腑病症,故仲景的辨证论治学术思想指导着临床各科,至今仍行之有效。

1938年日寇侵占长治时,先生毅然关闭医院,同大量爱国人士一样,奔赴大后方西安,参加西安中医学会,参与创编《国医周报》,是600名中医中挑选出的名医之一,在学会门诊轮流坐诊,并主持《心脏病的诊断与治疗》讲座。

内科杂病:《伤寒论》的辨证论治规律,对内科杂病有很多指导。在病因学方面,提出“千般疢难,不越三条”,即内因、外内、不内外因的“三因”为病的病因分类学说,提出了人体发病的三条途径。提出了很多内科杂病的常见病因,如痰饮、水气、瘀血、气滞、宿食以及劳倦内伤等致病因素。皆为内科杂病的审因辨证提供了依据。在病证学方面,阐述了外感热病的多种证候,各种疑难杂病的证候表现,如胸痹、中风历节、消渴、黄疸、痰饮咳嗽、肺痿、肺痈、喘证、心下病、呕吐、下利等等不多赘述;在论治学方面,《伤寒论》具有完整的六经辨证体系,而且对辨证论治原则和方法,皆有详细的阐述。论治疗方法,集中了汗、吐、下、温、清、补、和、消八法之大成。治疗之法,灵活多变,八法之用,或单行,或合用,变化多样。论治疗原则,有表里先后、标本缓急、扶正祛邪、正治反治、攻补兼施、寒热并用等法则。此外,突出强调在临床治疗运用之中,必尊“三因制宜”的指导原则。在方药学方面,《伤寒论》创立了诸多名方,广泛用于治疗内科杂病,屡用屡效。

为抗日救亡之医疗工作,先生辗转于西安与甘肃天水之间,开设友仁诊所,恢复友仁医社,参加医社的十几人均为汇集此地的热爱中医的学者名人。开讲“三部六病”学说,内容以三部六病观点将《伤寒杂病论》进行了“立纲、归类、正误、补缺”,从理、法、方、药诸方面对《伤寒杂病论》进行了系统整理,分为三部分,即《仲景学术观》、《仲景证治观》和《仲景药能观》。此汇集了二十多年医学实践和研究的成果,奠定了“三部六病”学说的基础。先生是以实践检验真理的态度进行实事求是的研究,摒弃以六经解伤寒之空谈,提出“六病辨证”的观点。并且敢于坚持,进而执著发展、完善、传播。现存世的《仲景证治观》手抄本闪烁着他的睿智。

妇科病:张仲景在妇人三篇中,精辟地阐述了妇科病的病因、病机,辨证论治,立法遣方以及其用药。将妇科疾病分为三大类:一为经带,二为胎产,三为杂病,均论明了辨证与论治,为妇科学术理论与临床实践,铺垫基础,开创先行。至今其“妇人三篇”仍有效地指导着临床上对妇科病的论治,所记载的妇科专方,沿用至今,其效不衰。从而显示“妇人三篇”的重大学术价值。

抗战胜利后,1946年春,刘绍武先生在太原红市街济华药店坐堂挂牌行医,不久病人云至,轰动太原。
1950年回到长治,《长治卫生大事记》记载:“春,名中医刘绍武在‘同仁诊所’坐堂。”1957年又到太原,先在大仁堂坐堂,后于1959年参加筹备太原市中医研究所并担任研究员。在这里他找到了施展自己才华的天地,成为当时山西的四大名医之一。

儿科病:有关儿科病之内容记载甚少,在《金匮要略》中见到“小儿疳虫蚀齿方”,其他恐虑已轶。临床实践中对小儿时令病及其杂病,常选用六经辨证、脏腑辨证为准则,酌取经方论治,效果良好,屡用皆爽。如小儿风寒外感,邪热壅肺作喘,小儿虚寒腹痛,小儿腹泻,以及小儿虫积等,均可辨证酌选经方论治。故以《伤寒论》为指导,在儿科病中取“经方今用”开辟论治新途径有着重要的意义。

“文革”期间,刘绍武先生因其创新曾受批判,被冠以“离经叛道”、“割裂经文”之名,诬为“反动学术权威”身心遭受长期折磨。虽身处逆境,但他仍坚持不懈地治病救人,每日诊治各地慕名来诊患者达百人以上,由于操劳过度积劳成疾,患上了高血压病。但他对“三部六病”学说的研究从未间断,甚至在养病期间仍坚持对“三部六病”学说进行研究。

外科病:《金匮要略》设有“疮痈肠痈浸淫病脉证并治”专篇论述痈肿、肠痈、金疮、浸淫疮等外科部分疾病,在外科领域里,《伤寒杂病论》的方药也为常用之剂,如三承气汤、大柴胡汤、大陷胸汤、大黄牡丹汤等用于急腹症,可取得满意的疗效。

人生的转折与学说成熟

再有对男科、喉科、眼科等有关病证的辨证方法及方药亦进行了相关的论述。

改革开放,随着党和政府对科技工作者政策的落实,刘绍武先生也迎来新的春天。他被选为太原市人大常委、市政协委员、市科协委员、山西省中医学会理事。党和政府给予他的崇高荣誉和关怀,使他信心倍增,全身心投入到临床医学和学术的研究中,广泛传播学术和经验。

  对急症学与传染病学的论导

经几十年的磨砺,“三部六病”学说也日益完善,日臻成熟。
1979年,“三部六病”学说近10万字的第一部著作《三部六病》由其弟子郭维峰整理面世。同年,其弟子胡连玺撰写《试论“六经”当为“六病”》在《新中医》发表。
1984年,其子刘惠生与胡连玺又整理了《刘绍武医案选》。

《伤寒论》成书,实属疫情的需要,客观的必然,作者的勤奋。古人云:“百病之急,无急于伤寒”,可见这部巨著的产生是以治疗急症为主要目的。从所论内容与临床实践来看,是书可谓是我国现存最早论述急救医学的医著,它开创了中医急症辨证论治的先河,将急症分述为伤寒与杂病两大类型。《伤寒论》六经辨证规律,指出外感热病发病速、病程短、传变快、症状急、易传染的特点,说明六经病证中包含了多种传染性热病与各种急症,六经病治法中包含了多种治疗急症的原则与方药。从广义看不论伤寒或杂病,凡发病突然、症情急迫、急需救治的病证,皆属急症范畴。诸如上述,均为后世传染病与急症的治疗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仲景实为中医急症学的奠基人。对现代中医急症学研究及临床运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84年,刘绍武先生在山西省经典著作提高班上,再次对“三部六病”学说进行了系统的讲述,共讲42次。讲稿由其弟子宿明良(现北京军区总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于1985年写成第二部《三部六病》,印行两万册,在社会上广泛流传。1985年9月卫生部在成都召开了“联省仲景学术讨论会”,刘绍武先生将该书在大会进行交流,受到了与会者的好评,一些有识之士都认为该学说是中医研究方面的一个新突破。

  对预防医学的论导

“三部六病”学说的观点被1987年出版的高等中医院校教学参考丛书《伤寒论》所引用:“刘绍武氏认为《伤寒论》辨证的‘六经’当称‘六病’。经络是组成人的一个部分,而‘病’是机体阴阳失调的结果。六经和六病概念不同,六经是生理的,其循行有固定的路线,无病也仍然存在。六病是人为划分证候类型的方法,无病则‘六病’不复存在。经络的病象只出现于其循行部位及其所络属之脏腑。六病之表现常是全身的。经络之阴阳是用以说明人体组织结构之属性,由脏腑之不同及循行体表部位的区别所决定,而六病的阴阳是用以说明疾病的属性。由病势、病位、病体所决定,包括表、里、寒、热、虚、实的内容。因此,六病和六经有本质的区别。”

《伤寒论》之“未病”和“治未病”的学说,是中医学独特的预防医学理论。《伤寒论》一书在《黄帝内经》基础上引申发展了这一理论。将“上工治未病”列为全书之首要宗旨。因此“治未病”是仲景指导辨证论治的重要原则之一,意在对“未病”者须预防,以防为首要;对“已病”者必早治,以防病情变;“病愈”康复,预防再发。仲景论述“治未病”的规律与法则,实为精辟的预防医学理论。总之,仲景对预防医学的学术思想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为研究现代预防医学启迪思路。

1989年出版的“中医现代化研究丛书”《中医与多学科》有如下评述:“按照系统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可以建立《内经》和《伤寒论》理论的‘三部六病说’。其思想基础是根据一般系统论的原则,把整体划分为表、半表半里、里三个不同的空间,每一部以阴阳不同的病性,划分为六类证候集合群,谓之六病。机体患病的空间位置虽广,但不超过三部;病情变化尽管多种多样,但不越六病。据此便可创立与此相应的理法方药体系,解决目前的中医分科重复多样的问题,充分体现了系统的辨证论治原则,将有利于中医的整理和提高。”

对免疫学的论导

20世纪信息科学发展突飞猛进,刘绍武先生深感信息技术对中医发展之重要性。在其指导下,早在1986年其子刘惠生等就研制成功“中医刘绍武三部六病电子计算机诊疗系统”软件。该成果经山西省科委鉴定:“在国内属首创,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获1987年山西省科学进步奖及山西省计算机应用成果一等奖。
1987年10月参加了中国首届人工智能会议大获好评。其后宿明良、郭维峰与总参某部刘海涛等又研制成第二代“老中医刘绍武的医疗经验整理研究及其三部六病综合诊疗系统”,1990年获全军科技进步成果二等奖。

《伤寒论》寓有丰富的现代免疫学内容与方法。从人体正气与免疫的关系来看,张仲景论述了人之正气具有抵抗病邪、使人体免受侵犯、保持健康的功能。如曰:“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说明机体的抗病能力与疾病发生发展的密切关系。可见张仲景所指人体正气与免疫学中的免疫力,均有保护机体、抵抗外邪的作用,故张仲景辨证论治十分重视正气的作用,而扶正祛邪是基本原则。故时时叮嘱“令胃气和则愈”,“阴阳自和,必自愈”等,均体现了“保胃气”增强正气抗邪愈病的能力。同时张仲景“治未病”的学术思想,与现代免疫学说有内在的联系,至今仍有很高的实用价值与研究意义。

新的机遇,新的挑战

对护理学的论导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各行各业飞速发展,
“三部六病”学说也在不断地充实、完善、发展、提高。
1988年由山西省科委批准成立了山西三部六病中医研究所,1989年在解放军282医院成立了北京军区中医三部六病研究所,1992年海南省卫生厅批准成立了海南三部六病中医研究所,在学术、科研、医疗、剂型改革、新药开发上均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伤寒论》开创了“医护结合”的医疗方法。张仲景强调在治疗期间,必须重视护理,同时强调护理的整体性,从而形成“医护结合”的护理学及“辨证施护”的法则。其辨证施护的要素有三:其一,辨证施护的重点是:全面观察病情,及时掌握病势的转变,动态辨别疾病发展的特点;其二,辨证施护的原则是:医护结合,以防为先,注重疾病变化为宗旨;其三,辨证施护的方法是:药物煎服法,药后护理法,饮食调养法,服药宜忌法,观察药效法,疾病调息法,病后调摄法,以及内服药护理法,外用药护理法等。形成了以人为中心,注重“天人相应”、“脏腑相关”的中医整体护理学的学术思想,对后世护理学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从20世纪70年代起,中药剂型改革成为刘绍武先生关注的问题,这也是关系到中医现代化的一个重要议题。用中药制剂全面代替了患者自己煎药,应用于临床实践,不仅方便了患者,而且为中医中药的实用化、规范化开辟了道路。多次试验新的剂型,如颗粒剂、胶囊剂等,进一步探索中药的实用化、方便化,并对一些方剂作了药理实验,把现代西医的研究方法应用于三部六病的研究。
1996年,芪味糖平胶囊(原名血糖平)被批准为治疗糖尿病的新药,获国家发明专利,并正式投入生产,这标志着在剂型改革方面已取得突破性的成果。

《伤寒论》经过历代的发展,现在已不再是单纯的一部医书,若从它的内容与其在中医学中的地位、学术价值,以及历代医家研究者所取得的学术成就、现代对其研究的现状、成果来看,《伤寒论》在中医学中已形成一个独立的、完整的学科——“伤寒学”。

其子刘惠生运用“三部六病”学说的基本观点撰写了《异源同流——医学的解构与重建》专著,于1992年由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对“《三部六病》、《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中医辨证、中医方剂学、中医药物学以及西医内科学、西医药物学等进行了新的分类与归纳,即对医学进行了解构与重建”,对中医继承发展、中医现代化及中西医结合的模式也作了探索。又于2002年撰写并出版了《三部六病精义》对“三部六病”学说作了系统、全面的介绍。
2007年,人民军医出版社又出版发行了《伤寒临床三部六病精义》和《中医临床统一论》两书,这些著作为刘绍武先生的学术思想推广起到积极作用。

刘绍武先生同时致力于中医教育事业,为山西中医学院、山西省中医学校及高级西学中班带教,培养弟子数千,有建树者良多。

刘绍武先生84岁高龄时,仍念念不忘中医事业向国际发展,1991年率其孙刘东红等10余人前往我国开放之前沿海南发展。成立了海南三部六病中医研究所及中医门诊部,并广泛培养人才。在海南期间,刘绍武先生重点突出协调疗法在慢性病的临床实践上的应用,坚持定证、定方、定疗程的医学道路,并为此建立了相当规模的中药制剂中心。刘绍武先生在海南的事迹被《海南日报》、《华侨商报》进行了多次专题报道。

高屋建瓴,高风亮节

“古往今来,学术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应当无古今、无中外、无尔我,以是者为是,以非者为非,永远以先进代替落后。”这是刘绍武先生治学的座右铭。

刘绍武先生一生注重哲学研究,其学术思想不仅包括医学,哲学思想也贯穿其整个学说之中,并成为“三部六病”学说的灵魂,其中融中、西、古、今哲学思想为一体。他用精炼的语言把“三部六病”学说哲学思想的来源概括为:“以小宇宙人体观的概念为基础,运用《周易》的哲学范畴,‘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具,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作为医学思辩框架。以周易哲理为先导,结合《伤寒杂病论》及其临证经验为素材,构成三部六病理论体系,其实质内容就是‘依部定证,据证定性,辨性定方,以方定名’的四定规范。”其中“三部”的观念源于中国古代传统的宇宙观,并赋予了新的内涵。“三部”的概念是从结构与功能的关系上恰当地概括人体构成,是“三部六病”学说唯物观的具体体现。“六病”概念是古代传统的“一阴一阳之为道”对立统一法则在疾病分类上的具体应用,是对立统一法则的运用,形成具有高度概括功能的辨证理论依据,成为具有医学指导意义的辨证论治体系。

创新是“三部六病”学说的重要特点。“三部六病”学说不仅是刘绍武先生对《伤寒杂病论》的重新解读,也是刘绍武先生在实践中应用《:伤寒杂病论》以后的创新之作。刘绍武先生曾说:“面对现实中浩如烟海的古典医籍,要求我们创立一个古今兼备的理论。……我们要学习鲁迅,将中外知识进行融合,创造具有民族形式、民族风格的艺术,这就是我们开创祖国新医学的道路。”“三部六病”学说是应用现代先进科学理论,吸收祖国传统医学的精华,创造出的具有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的医学理论体系。首先是对《伤寒杂病论》剖析,挖掘出“三部六病”这一精髓概念,并以此为基础,对这一体系进行整理、完善,形成完整的三部六病辨证论治理论体系。其次是融汇新知、演绎创新,提出了整体一局部之辨证协调疗法,其独特的“四脉定证”具有临床的可操作性。现代社会,急性病逐渐减少,慢性病成为常见病和疑难病,西医在治疗这些方面常无好的方法,中医在治疗这些疾病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但需要一套新的指导理论。刘绍武先生提出的协调疗法,以“协调整体,突出局部”及“定证、定方、定疗程、定制剂”为原则,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金钥匙。他曾在《中医药研究杂志》(1984年创刊号)一篇文章中谈到:“人之病病疾多,医之病病道少,……不重视法外之法,方外之方,是谈不上发展的。”协调疗法就是刘绍武先生继承并发展的“法外之法”,以《伤寒杂病论》小柴胡汤“和法”为基础,创立了一系列整体协调方剂,诸如调神汤、调心汤、调胃汤、调肠汤、调肝汤、调肺汤等,构成“三部六病”学说重要组成部分。

脉象是中医诊断的重要手段,刘绍武先生在继承传统中医脉诊方法上,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总结出了“四脉”,即上鱼际脉、聚关脉、涩脉和长弦脉,对于临床辨证有着简明、准确的实用价值.对诊断疾病、观察疗效起着指导作用,是对脉诊理论的发展。
1995年宿明良以刘绍武先生脉诊理论为基础研制成功脉象仪,获全军科技成果三等奖,第四代工程化样机“中医专家脉象系统”,已获得了2项国家专利、1项软件版权保护,2004年《脉象图形的数学方法研究》课题被列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刘绍武先生不仅在诊治疾病上有高超的技术,而且还有高尚的医德医风。他以治病救人为己任,药到病除,活人无数,但他从不骄人,更不把高超的医术作为获利的工具。凡感恩赠礼者,一概谢绝,此一规矩,终生不破。他淡泊名利,贱视金钱,以医德为生命。其医德之高尚,令人敬佩。先生生活俭朴,从不追求物质享受,更无烟酒嗜好,室内陈设简陋,除书籍外无任何装饰之物或高档家具。自患高血压后,戒绝肉食钠盐,几十年淡食如一日,于此亦可见其超人的毅力,此也是先生高寿之秘诀。

1982年《山西日报》头版头条以《妙手医百病,德高不谋私》,《健康报》以《高风亮节六十载》,《太原日报》以《遵医祖古训怀救苦之心》为题多次对刘绍武先生的医德进行了报道,高度赞扬其高尚医德,行医几十年如一日,未收一次患者的礼品,未吃过患者一次饭,对患者不分高低贵贱一视同仁,成为医德的典范。

刘绍武先生的一生是高超医术与高尚医德的完美结合,刘绍武先生的一生是为中医事业奋斗的一生,是执著追求真理的一生,其精神正激励着一批批有志者加入到振兴中医事业行列中来。

2004年12月2日,一代医家刘绍武先生于海口病逝,享年98岁。
2005年5月4日弟子百余人亲送骨灰葬于家乡山西省襄垣县十字道村。

2005年4月29日.山西省中医药管理局召集省城中医各界人士召开了“刘绍武先生学术思想座谈会。”

2005年12月19日,在山西省委、政府和卫生厅等有关领导关怀下,在广大三部六病弟子努力下,山西省中医药学会三部六病专业委员会成立,以告慰刘绍武先生在天之灵。

2007年,《名老中医刘绍武三部六病学术思想研究》课题被列入山西省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2007年4月8日,太原市委、太原市卫生局在太原市中医医院隆重举行了“纪念著名老中医刘绍武百年诞辰暨三部六病学说传承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